大发快3官网app-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大发快3官网app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红尘】挑夫王宝山轶事(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红尘】挑夫王宝山轶事(小说)


作者:湖北武戈 进士,8610.9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35发表时间:2019-08-15 14:08:38
摘要:王宝山给供销社挑了十几年货,也算是一个老江湖了,他的很多奇闻轶事常常被村里人当作故事讲述。于是,便有了这篇《挑夫王宝山轶事》。

【看点•红尘】挑夫王宝山轶事(小说) 别看王宝山长得细腰麻杆儿,一副瘦猴形象,却有着一把子好力气。因此,在那个年代常常被生产队长派去给供销社送货,因此他便成了供销社的专职挑夫,经常送货上西安、出蜀河。
  
   一
   王宝山特别喜爱这份工作,每每只要队长一声分派,他便乐颠颠地回到家中向他的胖妻麻桂花告知一声,把胖妻想要的“公粮”任务一完成,便到供销社找陈大友报到,然后领够需要送去西安或蜀河的货,再拿上一份采购单,把货往“切切”(一种特殊的挑货工具)或货担上一捆,干粮袋往腰上一缠,哼哼呀呀地就出了兵营铺,踏上了上西安出蜀河的运货之路……
   很多熟悉王宝山两口子的人都曾私下谈笑过:这两口子的名字都被爹娘取反了,王宝山本应膀粗腰圆,却生得细腰麻杆儿;麻桂花本应杨柳细腰,却生得如一座铁塔。
   王宝山之所以喜欢给供销社挑货,一是因为散淡,无人管束,还能沿途看到很多风景;二是因为除了生产队给记工分之外,供销社还给一份不错的补助,这对养着五个孩子的王宝山来说,无疑是具有极大的吸引力的。每次送货、运货回来向麻桂花“交公粮”前,麻桂花捏着王宝山从陈大友手上领到的补助款,总会嗲嗲地送上几个滚烫的吻,而且还一个劲儿地“宝山哥、宝山哥”地呢喃着,叫得王宝山骨软筯酥。
   每当这个时候,王宝山便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至于养儿育女、长途奔波的劳苦,完全不在话下。力气是王八蛋,一觉醒后又复原。
   你还别说,王宝山天生的瘦猴特点,粘上毛比猴子还精。当然,这也可能与他常年给供销社挑货有关,每一趟货挑回来,他等于走了一趟江湖,他那些精明与智慧,便是常年走江湖练出来的。
   下面该说到王宝山轶事的正题了。
  
   二
   首先说一件王宝山吃亏的轶事吧。
   那是王宝山第一次走镇安线去西安送通草,过了桦树河应该过米粮街,可是王宝山却在河边岔路口迷了路,不知道该从哪条路去米粮街了?
   这时,王宝山远远地见有一个妇女在河边洗衣服,便驮着“切切”上前问路,走到跟前一看,那个妇女居然一边洗衣服一边在哭,初次出远门的王宝山社会经验不足,没有先安慰洗衣服的妇女,而是直截了当地问:“请问这位大姐,这到米粮街咋走啊?”
   那个妇女一边洗衣服一边哭着说:“我的儿吔,我的乖哟,过河就是米粮街哟……”王宝山这时才知道,那个妇女是刚刚夭折了孩子,心里悲痛得不行,而自己有些不长眼色,贸然问路,结果却被当作那妇女夭折的儿女,弄得他哑口无言。只好当作哑巴亏吃了算了。
   可是,由于有同行的送货人,他的哑巴亏毕竟还是没有藏住,还是被多嘴的同行人给流传了出来。
  
   三
   这趟货是送构皮到西安,再从西安挑回供销社办事处采购的日用品。
   王宝山一早从家里来到兵营铺供销社,当他敲响供销社陈大友的寝室门时,陈大友还没有醒。陈大友一听敲门声和王宝山粗喉咙大嗓的喊门声,便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趿着布鞋开门一看,是王宝山,便笑骂了一句:“你个死宝山,起这么早,赶着去投胎啊。”王宝山也不计较陈大友的骂人话,一脸认真地说:“趁早晨凉快好走路啵,几百里的路程,天气又这么炎热,不趁早咋行?”
   陈大友一想也有道理,连忙穿好衣服,也顾不上洗漱,便带着王宝山去了供销社后院的库房,让王宝山自己去搬构皮捆子,王宝山上到货垛顶端,一家伙扔下三大捆。陈大友再次笑骂:“你个死宝山,搬那么多你挑得动吗?五百多里路程哩。”宝山下了货垛,一边往院外搬构皮捆一边说:“这个就不用你操淡心了,冇得金钢钻,不揽瓷器活。”
   三大捆构皮,王宝山往“切切”后面绑了两捆,前面绑一捆,外加干粮一小袋。王宝山刚捆好“切切”,送货的挑夫陆陆续续都来了,大家一面互相打着招呼,一面往后院的库房走,都想趁早上路,好实现自己跟家人的承诺——早去早回。
   当其他挑夫把构皮搬出后院时,王宝山已经掂起“切切”,唱呀呀地上路了……
   这次他们走的路线是一条近路,从兵营铺进夜壶沟,翻欢喜岭过土地岭,然后沿仙河上一天门,过二天门,再穿过三天门,过湖北关下茅坪,沿两河到镇安,然后再绕道镇安大坪过榨水桃园,再翻黄花岭,过秦岭下丰浴到蓝田,比商洛那条线至少近了八十里。
   王宝山是走惯了这条路的,“切切”一上肩,他便两脚生风,一路西行,第二天中午便走到镇安大坪。
   眼看晌午过了,王宝山还没有找到吃饭的点儿,于是他便往人多的院子走,他本来想找个地方歇歇脚讨口水喝,然后再借个地方煮顿饭吃。可是,越是人多的大院子狗越多。王宝山刚绕进一个大院子,一群土著狗便仗着狗多势众,哄地一家伙围上了王宝山,王宝山驮着“切切”转圈地躲闪,那些狗仍然不肯散去,一直汪汪地吠叫,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架势。王宝山看到一群妇女在旁边看热闹,却不上前驱狗,心里便有气。他一边闪躲狗的攻势,一边长声叹骂:“嗨哟,你们这些忤逆不孝的狗哦,你妈我还叫个啥的,凭啥这么凶我哟?!”
   王宝山骂声刚落,那群妇女齐齐喝退了群狗,围着王宝山问:“快说快说,狗的妈你叫啥?”王宝山显出极不耐烦的表情说:“我的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得先找个地方做点饭吃,哪有精力给你们说这个的哟!”那群妇女中的一个年长者说:“吃饭的问题好说,我们这么大个院子还管不起你一顿饭?”王宝山假装去解“切切”上的干粮袋,却被那帮妇女给拦住,她们一边淘米一边择菜,还一边泡茶招呼王宝山坐下喝茶。
   不一会儿,饭菜上桌,还在桌上摆了几个酒盅,几个妇女轮番向王宝山敬酒,给王宝山夹菜,王宝山酒足饭饱后,出门扛起“切切”就走。可是这群妇女却不干了,她们纷纷扯住王宝山的衣服和腰带说:“你这个客可不地道啦,酒喝了,饭吃了,想走?没那么容易!”“你还没告诉我们,狗的妈你叫啥呢嘛。”“是呀,狗的妈你叫啥呢嘛。”“是呀,狗的妈你到底叫个啥呢嘛?!”王宝山极不耐烦地挥手拂开扯住他衣服和腰带的几只手说:“哎哟,你们咋这么麻烦哟,狗子的妈我叫老母狗嘛,你们说我该叫啥呢嘛?!”
  
   四
   这是一个四月天气,王宝山独自领受了一个送桐油到蜀河供销社的任务。
   从兵营铺到蜀河并不太远,一个来回一天时间,往返只有一百六十华里。王宝山一早便挑着两桶桐油出了兵营铺,然后翻过羊尾山,过了板桥河,上行十几里过了汉江河就到蜀河街。
   王宝山在蜀河供销社交完桐油,才晌午过一点儿,领到收据后,即刻启程返回。可是刚走到板桥河,肚子却提出了严重抗议。这会儿又过了吃饭时间,到哪去弄饭吃?王宝山于是放慢了回家的脚步,想找个人家讨点吃的,不管是啥,只要能垫饱肚子就行。过了板桥河约有几里地,王宝山才看到一户人家,走近一看,只有一个妇女哭丧着脸坐在门凳上。王宝山汲取了米粮河边贸然问路的教训,小心地走上前去,关切地问:“大姐,你遇到啥烦心事儿了?”那女人抬头看了看王宝山,没有答话。王宝山接着说:“大姐,我给蜀河供销社送货回来,不是坏人,你有啥烦心事,跟我说一下,说不定我能帮你解决哩。”那女人这才抬头说:“我被人种了‘奶花’,痛死我了,这你能解决吗?”王宝山笑着说:“这你算说对了,我虽然不是医生,却在很早以前学过‘收奶花’,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保证手到病除。”那女人有点喜出望外地说:“那就麻烦你帮我‘收奶花’吧,你放心,不会让你白‘收’的。”
   王宝山拍着胸脯说:“可以。只不过我想跟你打听一下,这附近哪有卖饭的饭铺子,我想去买点饭吃了再给你‘收奶花’。”女人大方地说:“还买个啥饭啊?我这就给你做去,吃了饭好给我‘收奶花’。”王宝山说:“那好吧,那就麻烦大姐了。只是你要弄简单一点儿,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不一会儿,那女人把大盘软饼馍和一大碗鸡蛋汤端到饭桌上,招呼王宝山快吃。王宝山吃了一碗,那女人又添一碗,等王宝山刚把那盘软饼馍吃完,那女人又从后面扣了一碗鸡蛋汤到王宝山的碗里,王宝山不得不硬着头皮吃完了最后一碗鸡蛋汤。
   吃罢饭后,王宝山没了退路,只得给那个女人“收奶花”,其实他哪会“收奶花”啊,当时只不过是找个借口问哪个地方有饭铺子,也是随口那么一说的,没想到那女人却当了真,而且还让他吃了个闷饱。饭吃饱了,再说自己不会“收奶花”,也说不过去了。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假装给那女人“收奶花”。他首先打了一碗凉水,搬条板凳放在堂屋中间,让女人坐在板凳上,他端着那碗凉水,围着女人快速转圈“念咒语”,念一遍,用手指往女人胸前弹一点凉水,后来越转越慢,“咒语”也越念越慢,那女人终于听出来“咒语”的内容是:“羊尾山,板桥河,鸡蛋汤,软饼子馍,不要不要蛮起来搕(添加的意思)。”女人听到这里,忍不住扑哧一笑,结果却把胸前奶花毒脓给挣了出来。毒脓一挣出来,女人感到无比轻松。王宝山又到外面掰了一瓣仙人掌掏碎,让女人用一块纱布敷在毒疮处,然后迫不及待地逃之夭夭。
   后来,当王宝山再次路过板桥河时,那个患奶花毒疮的女人居然把王宝山当作恩人一般看待,兄弟长兄弟短地叫着,亲热的不得了。

共 349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真是一篇让人忍俊不住的小说。小说中的王宝山长得瘦胳膊细腿的,干的却是力气活。为了养活一家老小,他常年做着挑夫的活计,也因此积累了好多的经验,而人也慢慢地变得有点油滑起来了,从第一次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问路,到后来那次吸取教训,面对生了奶花的女子问路,可见王宝山的可塑性还是很不错的。当然,这期间,他的狡诈也一步步水涨船高起来,比如戏弄一群女人等,不过,作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这样的戏弄原是带着一点点生活情趣的,更是无伤大雅的。小说人物塑造丰满,语言诙谐,生活气息浓郁。欣赏荐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8-15 14:10:26
  武总的小说总是带着浓郁的生活气息的。文中的王宝山看着很真实。拜读佳作。
2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8-15 14:36:15
  感谢兰花副社拔冗编辑拙文并且写出了恰如其分的编按,成分感谢!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3 楼        文友:小鹿纯子        2019-08-17 04:12:32
  学习欣赏,问好武戈老师,喜欢你塑造的人物形象。5931
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尼采)
回复3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8-17 06:50:53
  感谢纯子老师的关注和雅评,在这方面还得向您学习啊!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