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官网app-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大发快3官网app首页 >> 丁香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丁香•祝福丁香】家长里短(小说)

编辑推荐 【丁香•祝福丁香】家长里短(小说)


作者:柳絮依依 举人,3919.7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09发表时间:2019-08-17 20:56:18
摘要:细雨霏霏,花园里的扶桑花上的水珠儿亮晶晶的,枯黄卷曲的树叶吸足了水分,慢慢变绿了。蛋黄花树上的梅花鹿角似的,枝丫上长出几片绿叶,一朵淡黄的花儿迫不及待地露出了头。紫荆花树终于脱去了艳丽的色彩,一个花瓣儿也没有,几片黄叶摇摇晃晃,似乎要随风飘落。

【丁香•祝福丁香】家长里短(小说) 细雨霏霏,花园里的扶桑花上的水珠儿亮晶晶的,枯黄卷曲的树叶吸足了水分,慢慢变绿了。蛋黄花树上的梅花鹿角似的,枝丫上长出几片绿叶,一朵淡黄的花儿迫不及待地露出了头。紫荆花树终于脱去了艳丽的色彩,一个花瓣儿也没有,几片黄叶摇摇晃晃,似乎要随风飘落。
   李老太太家的大姑娘穿着红色的绣花改良旗袍,撑着红色的波点伞,下楼了。她今年快46岁了,可在李老太太眼里,还是没长大的姑娘。大姑娘随父亲姓张,名丽华,那可是李老太太当年紧跟形势取的洋气的名字。张丽华最近来母亲家特别勤,是因为母亲生病了,她每天得给母亲买菜、做饭、洗衣服、打针、测血糖。老太太因为冠心病、糖尿病复发住院了,住院头几天,忙得张丽华和妹妹张艳华晕头转向。张丽华今天趁母亲卧床休息,就下楼买菜去了。
   李老太太其实没睡着,她出院这几天来一直回忆发病的经过,可她的思路总被来看望她的亲戚打断。今天周四了,侄女李小娟去城东上班还没回来,她一再叮嘱她周末来,顶替一下大姑娘张丽华。李老太太那时结婚五年了,肚子一直没动静,村里的长舌妇暗地里说她是不下蛋的母鸡。她偷偷地不知吃了多少中草药,才生了张丽华。张丽华从生下来就被父母捧在手掌心,从不让她做家务,什么都是母亲做好了,她放学回家只吃饭。她曾经对母亲撒娇说,让我进厨房,我宁愿饿着不吃。看看自己女儿娇弱的模样,李老太太呵呵笑着进厨房做饭了。
   李老太太一辈子好强,可命运总与她开玩笑,就如她那年生病住院时同父异母的姐姐李迎春说的:“你是人强命不强”。她这一生经过几次病魔折腾,逃过一劫又一劫,今年冬天就要进入古稀之年了。她每次刚生病都不让别人知道,她出院了,左邻右舍才恍然大悟,她最近生病住院了。她的名言是:打落牙往肚里吞,不要让别人看笑话。她对女儿们常嘀咕的就是这句话。
   李老太太正在床上回忆一生的坎坷经历,张丽华开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张丽华把买来的白萝卜、菠菜、新鲜猪肉放到餐桌上,脱掉高跟鞋,换上拖鞋,走进卧室,拿了居家服,弓着腰身退回到房门边,脱下红色的旗袍,换上居家绵绸裙。她母亲喜欢大开窗户,她也懒得关,为了不让邻居偷窥她的身体,她进房了都是弓腰退回到房门后的柜子边换衣服。
   她穿上蓝碎花居家服,饱满的胸部立刻藏在宽松的衣服里了。李老太太直说这裙子好看,她说:“可便宜了,是前年在女人街买的。”李老太太唠叨:“你的衣服可真多。”
   张丽华挽上长发,脱掉丝袜,说:“不多不多,比不上明星的衣服橱窗。”
   看着大姑娘调皮的模样,李老太太笑了:“你这次可跟着我遭罪了,每天要给我做饭、洗衣,你打小就不喜欢干家务活的。”
   “你别怪我照顾得不周到就行,我们从小就没伺候过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生病了,我们都没在他们身边。一直被你娇惯着,以至于我结婚了都适应不过来,特别讨厌进厨房。”张丽华快速给手机充电,嘴里不停与母亲闲聊。
   “我这次生病,你爸要看热闹了。”李老太太叹息道。
   “妈,你咋还惦记这些呢,谁不生病呀?我爸都离开你这么多年了,他只会觉得对不起你,哪会看热闹。我就不像你,我女儿他爸的言行我从不理会,我干啥都不在乎他会怎么想。我们分手快六年了,他母亲常给我打电话,他虽不常打电话,但有什么话会通过女儿传递,估计是怕新老婆吧。”张丽华乐呵呵地说,就像在说别人的故事。她这个性格常让母亲奚落她,说她不记仇,没骨气,李老太太说自己连前夫老家的泥土都恨。张丽华和妹妹张艳华每次听了这话,乐得说我老爸家的泥土真幸运,有人这么用心惦记着。气得李老太太连骂两个女儿不懂事儿,不知体恤自己的痛苦。
   “我当初想你们和好,还给他打电话,后来听说他都与那个贱货生孩子了,我就再也没打过他的电话了。”李老太太看着张丽华丰满的身材说。
   “我们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他一心想发财、生儿子,他那几年生意做得不顺,到处算命,听他母亲说他这一生得结两次婚才会转运。那时我只是当玩笑话听着,从没想过离开他。后来经济不景气,他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他更相信迷信了,总觉得是自己没有结第二次婚,才没有转运的。他冷淡我、疏远我,我每次热脸贴他的冷屁股,都被他粗暴地呵斥,只有在没人时擦掉眼泪。我不知自己哪里做错了,每天小心翼翼的,见到他的家人也强装着笑脸,我觉得自己是个蹩脚的演员。”
   “他还不是只生了个赔钱货,并没有再生儿子。他好猖狂的,你们没离婚,他就带着一个年轻女人坐车,被你姑姑看到了,她当时没敢告诉我们。”李老太太愤愤地说。
   “一切都过去了,我一点儿也不恨他。想想如今很多企业垮掉了,一些小老板都跑路了,他当初担了多大的风险,受了多少苦,我现在挺同情他的。”张丽华走进厨房准备洗菜,李老太太也尾随她到了客厅,躺在木沙发上,她谨记着出院时医生的嘱咐,要静卧休养。
   张丽华把木耳放进炖好的鸡汤里,开始洗菜。李老太太继续唠唠叨叨,洗好菜,张丽华进客厅吃鱼皮花生。李老太太说:“艳华今晚会来吧?她上班挺累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周末不带熊红伟过来看我。”
   “你别操心,她有她的道理,据说熊红伟带着女下属参加同学聚会,艳华一时气愤,打电话骂他的女下属,他觉得艳华太过分了,就和艳华吵架了。我只对艳华说她有点过了,不该骂那女的,只能管好自己的老公。”张丽华轻描淡写地说着妹妹和妹夫生气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呀,叫艳华让一步,夫妻不记隔夜仇。那女下属多大年纪呀?结婚了没?”李老太太坐起来问道。
   “那女的结婚了,有老公呢。私下对你讲,换作我,我也受不了。参加同学聚会应该是带自己的老婆前往吧?可熊红伟吃了豹子胆,另带他人参加。丽华看到他放到微信里的合影,气得七窍生烟,就打电话兴师问罪了。如今老婆真难当,大度点,老公就胆大包天,小气点,老公就扣帽子,说老婆是醋坛子。”张丽华给母亲端来一杯水说道。
   “这些事要早管,你当初像个马大哈一样的,那个贱货生孩子了你还蒙在鼓里。小贱货都几岁了,你才听你女儿的奶奶说起此事。”李老太太嗔怪张丽华。
   “我觉得这样好呀,至少我不太痛苦,当一切过去了时,我才知道不明真相是多么好。那时他常常彻夜不归,我每晚等他回家,为他担心,每次疑惑他外面有人了,每次又自己否定了,安慰自己别疑心太重。被他拉锯式的冷淡久了,我的心麻木了。他适时提出离婚,我就签字了。”张丽华依然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翻开自己的伤口。
   “你们一家人以前多幸福,不是姚国立花心,你也不会出来打工吧。”李老太太吃了一块饼干,她怕又出现低血糖。
   “应该感谢他的花心,否则我怎么能来大城市?若是以前那样,我就不会来这里伺候你了,要在老家陪他的父母呢。”张丽华说道,起身进厨房关了煤气,还没到十一点,她打算陪母亲说说话。
   看着母亲花白的头发稀疏了许多,肥胖的脸下双下巴起了褶皱,像吊着一层皮。张丽华很是心疼母亲,母亲下半辈子是在仇恨中度过的,她对父亲张大海当年另娶他人的事儿耿耿于怀,一直看不开,一直提起他的名字就骂骂咧咧。无论张丽华怎么开导她,她就是不能原谅他,说他是陈世美。张丽华青春时期看到母亲哭哭啼啼,很是心烦,发誓自己以后成家了,绝不为老公犯错流眼泪。命运真是捉弄人,张丽华到了中年,姚国立成了吸引女孩儿的中年大叔,他竟然忘记以前说的山盟海誓,在外面彩旗飘飘了。她和姚国立和平分手时,女儿在上高二。为了不影响女儿的学习,她每年寒暑假带女儿去看她的爷爷奶奶,前夫的母亲每次接了张丽华给的红包,都会朝姚国立看一眼,念一句“这是丽华给的红包”。姚国立扭头看远方,假装没听见。张丽华熬到女儿上了大学,就南下打工了。同胞妹妹张艳华在南方的工作单位效益不错,妹夫熊红伟的工资也不低,一家人在市里买了新房子。张丽华南下前,妹妹把她老公以前单位的福利分房打扫干净,并把母亲也接了过来。张丽华在医院当护工,上班穿着粉红的工作服,下班就换上喜欢的时装,休息时和老乡去逛街,或陪母亲在公园走走。后来张丽华搬到老乡租住的院子,便于大家一起上下班,彼此有个照应,母亲就单独住在这里了。
   李老太太坐在木沙发上提及过去的往事,她说自己当年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她生了张丽华和张艳华后,不顾公公婆婆及老公的反对,她带头结扎了。这一勇敢的行动让公公婆婆从此不理她,张大海也慢慢少回家了。张丽华清楚地记得,父亲带着一个女人来家里,说是老乡来镇上学缝纫的,母亲大发雷霆,两人关系更加恶化了,父亲搬了出去。母亲见人就哭诉,就像祥林嫂一样的。她的举动让张丽华和妹妹既同情,又想躲避,因而寒暑假只要学校补课,她们就不回家。也许是那时的阴影潜伏在心底,张丽华对姚国立百依百顺,什么都听他的,她绝不做姚国立不同意的事儿。只是时间如流水般逝去,姚国立从喜欢她的百依百顺,到渐渐讨厌她的没主见,慢慢二人的感情就淡了。他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只有女儿的奶奶依然惦记她和女儿,经常打电话问候。不管母亲怎么阻拦她,要她别接前婆婆的电话了,她依然我行我素,接到电话就轻言细语地与前婆婆说话,要她多保重。后来母亲也就任由她接电话了,她心里也许认为张丽华说得对,老人没有错,是他们自己没处理好夫妻关系。
   夜晚降临,张艳华下班回家,给儿子做了晚饭,就来到母亲的住所。母女三人在一起说说笑笑,张丽华给母亲测血糖后,就开始给她调胰岛素。张丽华虽然做了几年护工,唯独不能对母亲下手打针,她每次只是给母亲调好胰岛素的计量,换上一次性的针头,就让母亲低头自己在肚皮上打针了。张艳华每次下班例行公事一样的来看看,李老太太开心不已。她病倒了,自己心爱的女儿陪着聊聊天也是幸福。
   突然,张艳华掏出手机,说了一则恐怖新闻,然后自言自语,说也许她和熊红伟的婚姻要走到尽头了。母亲惊讶地问:“不能挽回了?你怎么就不忍忍,干嘛要骂那个女的?”
   “我的肺都要气炸了,我怎么忍?他父母来了交给我伺候,他带着别的女人参加同学聚会。儿子的功课他不管,他的父母要回家他不送,让我打的送他们去车站。我想立马休了他!”张艳华化淡妆的脸在灯光下惨白,嘴唇红得像刚吸了血。她把手机里某男人杀妻的新闻给张丽华看,张丽华扭头说不看,太残忍了。
   张艳华一米六的个头,长发烫了小波浪,丹凤眼涂了眼影显得更大了。张丽华只有一米五,微胖,她素面朝天,在灯光下,脸色有点黄,好看的双眼皮下的眼睛有点发红。最近太累了,她夜晚随时陪母亲起来上厕所。如果张丽华穿上汉服,手捧书本,一个温婉素雅的女子仿佛从远古走来,谁都不会想到她是护工。李老太太看着两个漂亮的女儿,心满意足地笑了,她想无论如何也要劝张艳华别离婚,她要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李老太太有如此大的转变,是出于心疼女儿,想想自己一辈子好强,到头来只能与女儿在他乡度日。如果自己当初不结扎,给女儿们生个弟弟,结局就不一样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往事已成追忆,她只希望女儿幸福。
   给李老太太测了血糖,发现太低了,两姐妹又开始商量怎么调药水计量,李老太太嘴里念叨,都是我这个老太婆害苦了你们。张艳华说:“你说什么呀!你养大了我们,我们现在该回报你了,什么都别说,伺候你是应该的,你只要配合我们就行了。”
   张丽华从冰箱里拿出没用过的胰岛素针管,看了医生写的计量,与张艳华嘀咕说:“今晚临睡前我们少打一点儿药水,看看明天是什么情况。”
   “好的,你每天陪妈,辛苦了!到时我给你补点钱。”张艳华说。
   “不用呢,我生女儿时,是妈伺候我坐月子,把我养得白白胖胖的,现在到我回报的时候了。”张丽华把另几支胰岛素放回冰箱。
   快到周末了,李老太太问张丽华:“艳华说了熊红伟来看我吗?”
   “没有呢,别在乎他看不看,他们在赌气。这种男人,不顾妻子的感受,大不了分开过,免得被气得病了。你没听说吗?女人受气了就容易得乳腺增生,严重了就是乳腺癌。还是让艳华自己慢慢处理,别把自己气病了。这世上除了生死,没有什么大事,别为家长里短的事情操太多的心,人要想得开。”张丽华开导母亲,希望她别因为妹妹的婚姻亮红灯而影响情绪,影响康复治疗。
   李老太太在女儿的细心照料下,身体慢慢恢复了,她能下楼散步了。两个月过去了,小女婿还没露面,她知道小女儿又到了人生坎坷处,她不再唠叨小女婿怎么不来看她了。侄女李小娟打电话说最近不能来看她了,她结婚几年没有生育,要去看病,据说得了宫寒,要抓紧时间治疗。李老太太叹息,女人的命怎么这么苦呀!天空乌云密布,树木在摇曳,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哟!
  
  
  
  

共 491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母亲李老太因为只生了两个女儿张丽华、张艳华,没生出儿子,父亲张大海就与她离婚了;张丽华到了中年,丈夫姚国立为了结二次婚转运,就与张丽华离婚了;张艳华为了防止小三插足,和丈夫熊红伟的婚姻也即将走到尽头了。柳絮依依老师表面上说的是“家长里短”,实质上提出了一个司空见惯的大问题——“善良的女人如何赢得婚姻保卫战?” “家外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这是每一个出轨男人的“桃花梦”。尤其是在自己的出轨行为被老婆发现后,他们更是希望能够和平相处、互不干涉、永远都不吵闹。但小三不是省油的灯,自从她们第一天做小三起,就坚信“没有拆不散的夫妻,只有不努力的小三”,“转正梦”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她们的脑海。“正宫娘娘”如何收起悲愤的情绪,冷静地思考对策,摸清小三的底细,不与小三发生正面冲突,斗智斗勇,打退小三的进攻,保卫好自己的婚姻,确实是需要探讨的一门高深学问。此篇小说,情感真挚,语言朴实,用灵动的笔触,抒发了自己的情感。佳作。编者推荐阅读!【丁香编辑:孙巨才】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8-17 20:59:16
  感谢柳絮依依老师赐稿丁香,祝柳絮依依老师佳作连篇,创作丰收!
回复1 楼        文友:柳絮依依        2019-08-17 21:19:32
  谢谢孙巨才社长在百忙之中编辑!遥祝秋安!
2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8-17 21:04:14
  感谢柳絮依依老师的这篇小说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我反复看了这篇小说后,立即决定写一篇“聪明的女人如何保卫自己婚姻”的情感小说。
回复2 楼        文友:柳絮依依        2019-08-17 21:18:36
  祝孙巨才社长创作愉快!妙笔生花!
3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8-17 21:07:17
  文中的景物描写有力地烘托了情节的气氛,为小说增添了一大亮色,值得点赞!
回复3 楼        文友:柳絮依依        2019-08-17 21:20:11
  谢谢孙巨才社长鼓励!向老师们学习!
4 楼        文友:柳絮依依        2019-08-17 21:17:34
  谢谢孙巨才社长精彩的编者按!敬茶!
花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灿烂,天自安排。
5 楼        文友:峥嵘岁月        2019-08-18 17:51:52
  依依妹妹精湛的文笔功底是老姐学习的楷模,老姐向你学习了。李老太没有儿子,但女儿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让她的晚年生活有了保障。现如今多少有儿子的老人无人照顾,在即将走完人生的道路上挣扎着……不管儿子还是女儿,老有所靠就足以。感谢依依妹妹不离不弃对丁香的支持!期待妹妹的佳作再次展现丁香!问候妹妹!遥祝秋安!
峥嵘岁月
回复5 楼        文友:柳絮依依        2019-08-18 20:25:06
  谢谢峥嵘岁月总编鼓励!老有所养是幸福的,子女的婚姻如愿是幸福的,但人生总是不圆满。遥祝秋安!
6 楼        文友:秦雨阳        2019-08-18 23:02:20
  一篇很有主流社会价值的小说,看似写极平常的家长里短,实则描写不社会公正对待女性,让“没有错的女人”遭遇不公正,因为没有生男孩就被抛弃,迷信结二次婚转运,男人就可以堂而皇之离婚。那是一种为多偶性找理由,这种观念于社会文明发展相悖,也是公序良俗所不容。依依老师的小说,描写细腻,情感厚重,文字朴实,深意皆在字里行间中。感谢老师赐稿丁香,创作愉快。赞!
一个脑筋不会转弯的人,身患文字洁癖症,尚在治疗康复中。
回复6 楼        文友:柳絮依依        2019-08-19 06:44:54
  谢谢秦雨阳社长鼓励!我写小说的意图让老师们读懂了,很开心。看似家长里短,实则是情感问题。如今社会发展了,人的价值观发生变化,情感问题也比以前复杂。敬茶!
7 楼        文友:秦雨阳        2019-08-18 23:13:03
  更正:描写社会不公正对待女性,让“没有错的女人”遭遇不公正。
一个脑筋不会转弯的人,身患文字洁癖症,尚在治疗康复中。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