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官网app-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大发快3官网app首页 >> 丁香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丁香•祝福丁香】老人和猫(小说)

精品 【丁香•祝福丁香】老人和猫(小说)


作者:青龙洞煮 童生,970.9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47发表时间:2019-08-17 21:45:06
摘要:等待黎明,几乎是方清泉老人每个后半夜都要为之焦虑的事。

【丁香•祝福丁香】老人和猫(小说)
   一
   等待黎明,几乎是方清泉老人每个后半夜都要为之焦虑的事。
   方清泉记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睡眠问题的。也许,是老伴不在后的第二年吧。
   每天晚上,方清泉差不多七点半就上床了,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老伴在世时,他的睡眠一直挺好,一般都在天蒙蒙亮的时候醒来,白天的精神头十足。这两年老伴不在了,他感觉对自己的影响很大,晚上经常睡不踏实,常常起夜。有时候即便是睡着了,还会做些乱七八糟的梦。梦里啥事都有,梦见最多的还是老伴和家人。他通常在凌晨三点钟左右醒来。醒来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为这事,他专门去市医院的睡眠科看过,专家说,这是睡眠障碍,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们的常见问题。这睡眠障碍,的确让人不安,连吃四片安眠药都无法克服。按照医生的嘱咐,既然睡不着,就索性起床来活动活动。因为他实在起的太早,小区里一团漆黑,他又没事可做,便只得坐在床沿上,不是呆呆地看着躺在床脚下的那只花猫打呼噜,就是从床头柜里拿出那本老相册来翻看。
   方清泉心常常想,幸好有老伴的捡回来的那只花猫给自己作伴,若不是有它,家里总是死气沉沉的,似乎没了一点的生气。
   今晚,方清泉又做了相同的梦,梦见老伴和花猫坐在沙发上看报,梦到这,他就醒了。这梦他不知做了多少回了,开头的部分很模糊,只有这个场景最清晰,显得也最真实。梦里是在白天,方清泉和以前一样,又把时间搞混了,分不清是清晨还是黑夜,等到他把窗帘拉开,往窗外的小区里看时,只见小区里依旧时黑乎乎的,才确认这时依然还是夜晚。
   方清泉总在想,自己是不是患了老年痴呆了?!记得有一次在电话里跟女儿春梅说过这感觉,春梅安慰他道:“爸,您是上了岁数了,这上了岁数的,做梦、搞不清时间是常有的事……甭说你了,就连我现在也会做梦搞错时间呢。我们没时间去看你,你自己可要注意保重身体……”电话那头,女儿的声音有些哽咽。
   是啊,女儿也50多了,更何况是自己呢。
  
   二
   花猫也醒了,爬起来,先是翘着尾巴伸了个懒腰,又在主人的脚踝上蹭了蹭身子,才依偎在方清泉的脚边蹲坐了下来,歪着脑袋呆呆地看着方清泉。它的瞳孔圆圆的,黑得像深不可测的两个泉眼。
   花猫是那年老伴从燕山公园捡回来的,在方清泉家已经生活了好多年了。记得那天,花猫还很小,只有巴掌那么大,浑身湿漉漉的,躲在公园的一处灌木丛里,已是命悬一线。刚好老伴和邻居黄太太一起在公园散步,听见它在小树林里发出的凄惨哀鸣声,便把它带了回来。黄太太说,从外头捡回来的猫,养着不吉利,可老伴没听黄太太的话,说:“那是迷信。”果然没一年,老伴在去黄山旅游回来后不久,便查出了癌症。
   方清泉情不自禁地踢了花猫一脚,心里骂道:“就是你个小东西!”花猫被他踢得并不重,惊得“喵”的一声,来了个侧身翻滚,转身便迅速逃到床头柜后与墙角旮旯里隐藏了大半个身体,却又惊恐地从柜子后的缝隙里探出头来,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的年老主人,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它显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主人。
   方清泉看着它,想起邻居黄太太当初警告老伴的话,又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喉管里跟着也有些哽咽了。
   老伴在时,她有和花猫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一起看电视的习惯,她除了爱看电视剧,最喜欢的就是央视上的《健康生活》栏目了。她经常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和花猫说悄悄话。电视上说,老人的生活起居要有规律,饮食宜清淡,运动要适当,最重要的是要有良好的心态,这样才能健康长寿。老伴很听电视里那些所谓的专家的话,坚决按照专家的指示去执行,可最后还是提前离开了自己。
   老伴不在后,方清泉每天晚上还是会照样开着电视,和花猫一起坐在沙发上看,常常看到睡觉前才关上,有时甚至忘了关电视,可他却总是不记得电视里演的是啥,就连《健康生活》栏目也没了兴趣。没了老伴,他的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脑子里也一时糊涂又一时清醒的。
   有一次,春梅在电话里劝他道:“爸,没事,你就是太想我妈了……”
   他听了,没做声,心想,也许是自己太老了吧。
  
   三
   方清泉又拿出那本老旧的相册。
   第一张照片是一张全家福,是他和老伴做七十大寿那天照的。
   照片上,他和老伴坐在前排,老伴抱着她的花猫。女儿一家三口站在后边一排。外孙个子最高,站在他爸、他妈的中间,笑嘻嘻的,一副朝气勃勃的样子。
   外孙海伢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工作很忙,又在谈恋爱,常常加班加点,即使一家人都住在上海,也很少回家见他爸妈,更别说自己相距数百公里以外的外公、外婆了。
   海伢那天把“准妻子”的照片也带了回来,老伴看得喜欢得不得了,追着问这问那,搞得孩子很不耐烦。酒席上,老伴抚摸着花猫的脊背,问外孙道:“海伢,你刚才说,你媳妇她爸是干嘛的?”
   海伢笑着道:“外婆,不是说了吗,她爸是个街道干部。”
   “是了是了,外婆这记性也不好……她爸妈对你是个啥态度?”
   志刚搭话道:“爸,妈,咱双方大人都谈好了,两人的结婚证都已经领了。”
   老伴惊喜着埋怨道:“这么大的事,你们还瞒着我和你爸?”
   春梅笑道:“妈,孩子们的事,您和我爸就别操心了,到时候接你们过去吃喜酒就是了。”
   老伴责怪道:“咋不操心,我和你爸就等着抱重外孙呢!”
   志刚苦笑道:“妈,现在即便是领了证,没房,没经历仪式,还不能算他们正式结婚。而且,你未来的外孙媳妇说了,即使有了房子,结了婚,也不能急着要孩子,还得忙事业,要还贷款,等几年后有了点积蓄,再要孩子呢!现在养孩子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呢。”
   春梅忧虑着补充道:“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房子的贷款。现在大城市的房子太贵了,一平米得好几万,买一套六七十平的房子至少也得好两三百万的!前一段时间,我和他爸刚给他俩订了套房,七拼八凑的,还不够付一百几十万的首付,还得海伢他们俩贷些款……”末了,她又笑着道:“不过,二老也不用急,好好保养身体,就等着将来抱重外孙子吧!”
   老伴扯了扯花猫的耳朵,叹息了一声。花猫“喵”了一声,并冲她伸出了爪子,显然是在表示抗议。
  
   四
   方清泉看着女儿一家,心里不由得忧虑起来,看着春梅眼角的皱纹和两鬓的白发,心里一阵酸楚:“要是再年轻十岁,我兴许还能为她们减轻点负担……”
   老伴看了看鬓角已经微白的女儿女婿,放下花猫,说了声“去吧!”然后又心疼着对春梅道:“我和你爸这儿还有些钱,你们都拿去吧……”
   志刚望了望春梅和海伢,笑道:“不用了吧,那可是二老的养老钱!再说二老的退休金也不多……我们自己想办法……”
   老伴看了看方清泉,焦虑地叹息道:“你们俩都拿着死工资,一下子哪来那么多钱啊?我们老了,帮不了你们什么了,也只能尽这点力帮你们了。”
   海伢忙惊喜道:“外婆,你……有多少?”
   “我这也没多少,大概……两三万吧。”方清泉知道,那是他们老两口仅有的一点家底了。
   海伢听了,却无奈地摇了摇头,通红的脸庞也渐渐白了,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老伴忧心忡忡地轻声叹息道:“不知道我和你爸还能不能挨到抱重外孙子那一天了。”
   春梅一家临走时,还是带走了两万块,给方清泉老夫妇俩留了一万多。
   事后,老伴不知怎的,总是显得很疲惫。有一天,她抱着花猫坐在沙发上,一边抚摸着花猫的脊背,一边悠悠地对方清泉道:“咱老了,不中用了,孩子们的事咱也插不上手了……”
   方清泉没想到,老伴做寿时在酒席上说的那句话,竟真成了一句谶语!到死那天都没能见到重外孙子的出生。
  
   五
   第二张是方清泉和老伴的合照。这张相片也是方清泉夫妇俩做七十大寿时拍的。
   拍照那天,方清泉和老伴那天都化了妆的。两人脸上的皱纹似乎浅了些,头发也染黑了。即便是化了淡妆、染了发,却依然难以掩饰岁月的磨痕,但的确也比平时都显得年轻了好几岁。老伴的眉角微微上扬,嘴角也微微上翘着,笑容被永远定格在了七十岁的那一天。老伴年轻时,说不上俊俏貌美,年老后,也说不上雍容富态,却是与自己相伴五十多年的“糟糠之妻”。方清泉用手摩挲着相片,喉头再次哽咽了。
   方清泉不由得又想起老伴走的那一天。
   那天,也是后半夜。女儿春梅和女婿从上海回来,极力央求疲惫的父亲暂且回去好好休息一宿,由他俩在医院照顾已经病危的母亲。
   那晚,躺在家里床上的方清泉根本没睡踏实,迷迷糊糊的,一个梦接着一个梦,都是些不好的梦,似乎是不祥的兆头。到了后半夜三点多,春梅的电话果然就来了:“爸!妈……妈……她不行了……”说着,春梅在电话那头便泣不成声了。
   那天,情急慌乱的方清泉啥都没顾上,却把花猫带去了。
   在病榻前,老伴用毫无生气的眼神注视着方清泉和花猫,从雪白的床单下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胳膊,把形同枯槁的手无力地搭在方清泉的手心里,嘴巴翕动了几次,却没有出声。眼角隐约带有一丝笑容,眼神显得无比的苍白而空洞,也没有眼泪。她像是在对方清泉和花猫交流着什么……老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方清泉握着老伴冰凉的手,无奈地看着她,喉头像被什么给堵住了,想说点什么,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朝着她点了点头。最后,他把花猫抱到老伴身边,老伴看着花猫,用手轻轻抚摸了它,似乎是和它进行了无声的最后交流。看到这,方清泉浑浊的眼泪不自主地从眼角滑了出来。不一会儿,老伴的手便耷拉了下来……
   这情形,方清泉始终忘不了,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反复多次地在他的头脑里无声地回响。
   老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走得很安详,似乎没有一丝痛苦。老伴走后,春梅说把她妈的照片和花猫都带走,省得让他睹物思人。方清泉没肯,说:“你妈的照片和小花给我留着吧。照片在家,就像她人在家一样;小花在,家里也不至于太冷清了。”
  
   六
   方清泉想着想着,脑子便乱起来,不想再看下去了,便合上相册。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只见窗外仍旧一片漆黑,天空像是锅底,连星星都没有。
   花猫忽然不知怎的,像是被什么刺激了,迅速从床头柜的墙旮旯里窜了出去。方清泉忙跟着也走出了卧室。花猫在通往小院的后门口焦躁地打着转,并不时地转头看身后的主人,同时发出“喵喵”的叫声。那声音似乎是在哀求自己的主人,央求主人打开门,让它出去。方清泉从它的眼睛里读懂了它的心思,便给它开了门。
   门刚开了一条缝,花猫便迫不及待地“嗖”的一下钻了出去。方清泉忙跟着到了小院子里,只见花猫已经窜上一人多高的院墙,机警地伏在院墙上,如临大敌般地窥视着院外的某个地方。
   方清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问它道:“小花,你又看到啥了?”
   花猫“喵”地应了一声,忽然抬起身子往院墙外一跃,便消失不见了。紧接着,院外不远处传来“喵喵”的几声叫唤。
   方清泉自言自语着道:“你倒好,有伴就不顾别人了……有本事你就再也别回来了!”说完,便转身进了屋,却没把门关严实,特意给花猫留了一条缝。紧接着,一种莫名的孤独和不安袭上他的心头。
   不一会儿,他又听到院外不远处有几只猫在一起纠缠、打斗的声响。花猫的怒吼声十分特别,也很刺耳,他能听得出。显然,花猫在和一群野猫作争斗。他慌忙拿出手电筒,打开大门,跑出楼道,出了小区,又绕回到自家小院的院墙外,打着手电往四下里找花猫。
   猫的打斗声忽然就停了。手电筒的灯光照去,只见在几十米开外的一片灌木丛中,几双明晃晃的黄色亮点正一动不动地对着他。方清泉想着花猫即将要面临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不由得更加担心起来,忙对着灌木丛呼喊道:“小花!小花!快回来!快回来!”
   他的喊声惊动了小区院墙内的邻居,几家的灯陆续亮了起来。住在隔壁单元三楼的刘老头打开了窗户,探出头来,对着方清泉的影子问道:“是谁啊?这么晚还闹?”
   凌晨,周围十分寂静,这声音显得很刺耳。方清泉忙歉意地答应道:“哦!老刘,是我!”
   “哦!方师傅啊……咋了么?”
   “没事……猫。”
   “猫?唉!猫你管它作甚儿呢?”
   住在西头的小韩夫妇也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听是方清泉,说了声:“讨厌死了!”便又关了窗户。三楼、四楼的邻居在屋里听了,也都纷纷歇了灯继续睡觉了。四下里很快又恢复了宁静,唯有风吹着小区院内的香樟树发出的轻微“沙沙”声。
   方清泉转眼再往灌木丛看去,那一双双黄色小亮点已经不见了。显然,那些野猫已都被他惊跑了,花猫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七
   回到家,他去了厨房,烧了一壶水。水烧好时,花猫却翘着尾巴从后门的门缝里钻了进来。方清泉见了,赌气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还晓得回来陪我?”

共 631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年过七旬的方清泉是个孤身与花猫相伴的空巢老人,等待黎明,几乎是方清泉老人每个后半夜都要为之焦虑的事。他只好翻相册,忆老伴,看花猫。天大亮了,他呼喊着不知到了何处的花猫:“小花!小花!你在哪?”心里却不由自主地羡慕起像老刘这样的老人来。想着,不免又泛起酸酸的感觉来。青龙洞煮老师的这篇小说深刻描述了空巢老人的精神世界,反映了空巢老人的内心期盼,呼吁社会更多地关爱空巢老人,值得大家深入思考。此篇小说,立意高远,主题丰沛,情感真挚,文笔练达,叙述沉稳,描写细腻,画面感极强。佳作,编者推荐阅读!【丁香编辑:孙巨才】【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822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8-17 22:02:56
  感谢青龙洞煮老师赐稿丁香,祝青龙洞煮老师佳作连篇,创作丰收!
2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8-17 22:11:08
  编按中的“这篇小说深刻描述了空巢老人的精神世界”错了一个字,错打成了“空巢老师”,请总编更正过来。
3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8-17 22:15:18
  青龙洞煮老师为空巢老人这个弱势群体代言呼吁,反映他们的精神诉求,值得大家敬佩点赞!
4 楼        文友:峥嵘岁月        2019-08-18 17:39:46
  文章细腻的描写了空巢老人的孤独寂寞感,劝那些在外工作的儿女能够常回家看看,给老人带回一点安慰!好文佳作,向老师学习了。感谢老师投稿对丁香的支持!期待老师的佳作再次展现丁香与读者分享!问候老师!创作愉快!
峥嵘岁月
5 楼        文友:秦雨阳        2019-08-18 23:43:37
  一篇非常严肃社会课题性的小说,一个空巢老人和它亲密的“陪护”花猫的故事,整夜无眠等待天亮,看照片,忆往昔,大篇幅描写,情感真挚。空巢老人等待“阳光政策”,盼望社会的关爱和温暖,让“银发老人”能享受幸福的生活。人物刻画深刻,花猫活泼可爱,情节细腻感人,希望全社会关注空巢老人,每天迎来一个“新的黎明”!感谢老师赐稿丁香,创作愉快。
一个脑筋不会转弯的人,身患文字洁癖症,尚在治疗康复中。
6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8-23 10:33:58
  空巢老人的无奈,在老师笔下更加无奈,这是笔的力道啊!向老师学习!
回复6 楼        文友:青龙洞煮        2019-08-25 13:54:16
  谢谢老师的鼓励!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