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官网app-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大发快3官网app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白玫瑰(短篇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白玫瑰(短篇小说)


作者:生命花 布衣,109.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60发表时间:2019-08-21 15:24:22

【流年】白玫瑰(短篇小说) 兰佩穿着一条白色无袖蓬蓬连衣裙,领口绣着蕾丝花边,浓密的黑发轻轻挽起,两侧有几缕黑发轻轻落在白皙光洁的脸颊上,脸庞泛着红润,眉毛精心修饰过,丹凤眼,高挺的鼻梁,唇上抹着淡淡粉色的口红,耳上戴着一副水晶透明的吊坠。她一个人坐在米罗咖啡厅最偏僻的卡座内,面前的桌子上有一只雅致暗纹的细高瓶子,里面插着一束白色的玫瑰,素雅而高洁。兰佩的眼睛紧紧盯着那束白色的玫瑰愣神,她匀称修长的身子斜靠在米咖色的沙发靠背上。
   兰佩看了看时间,离约好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来之前她已想好,这是唯一也是最后一次见乔清。她和乔清是在一个偶然的聚会中重逢,她和他曾是恋人,却没有缘分走到一起。分开后再不曾联系过。乔清也是无意间来到这座城市,之前他并不知道兰佩在这座城市,更想不到会再次遇见兰佩。再重逢时双方都悲欣交集,仿佛坠回了年轻时光。
   兰佩在见到乔清的那一刻,心中纷乱不已,许多往事涌上心头。兰佩这些年经历过痛不欲生的时光,她唯一的孩子被那个无情的男人带走了,生生地将她们母子分离,内心无比疼痛以致几度想自尽,悲伤与痛苦夹杂在一起。与乔清重逢后的那个深夜里,她蜷缩在有月光的窗下不停抽搐哭泣,似乎想把她曾经受过的委屈、痛苦、伤害、无奈通通用眼泪一次性发泄出来。她悲伤自己的人生际遇,更悲伤年轻时光那段无疾而终的爱情。她心里不止一次地想,倘若当时她和乔清没有分开,或许就不会有之后的悲惨遭遇,上帝似乎喜欢和她开玩笑,又像给了她一场提前拟好的剧情,让她一步步坠入万丈深渊,让她毫无防备。
   当她收到乔清的信息时,内心更是备受煎熬。重逢后,她并没想过再去见乔清,她并不是一位多话的女人,但就在见到乔清的那个月色很美的夜晚,她似乎跟乔清说了很多话。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性格,此次分别后不会再和他见面。乔清不止发过一次邀请,请她出来见一面。
   兰佩犹豫不已,与乔清分开后,她曾想起过他。她也想知道乔清过得可好,看他样子应该是过得不错,从精神状况可以大致判断一个人的幸福指数。
   在兰佩再遇乔清之前,兰佩很长一段时光精神状态都不错,可是见到乔清后,一切都变了,她想起了许多被淡忘的往事、被掩埋在时光下的情感和痛苦的记忆碎片。兰佩见到他的那一刻,内心是激动快乐的。夜深人静时分,回首自己半生经历的事情,她不停地分析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跌入人生悲境的,再忆起前尘往事竟觉恍若一梦。
   乔清发来邀约后,兰佩一直处在思绪混乱中。去之前,兰佩精心为自己修饰过,特意去烫了头发化了妆,她害怕他看出她被岁月风霜染上的痕迹,她希望乔清觉得她仍像从前一样漂亮。是的,兰佩年轻时很漂亮,很阳光,但经过世事无情的折磨后,又有几个女人还能保持当年那份美丽呢?看上去永远年轻美丽的只有一种,那就是一切顺风顺水的女人,生活毫无波澜,一切都被上苍安排的妥妥当当,工作、结婚、生子,生活踏实平淡,丈夫一心为家。这是每个女人对生活最基本最普通的愿望,但于兰佩而言,却成了奢望。
   几年前兰佩生下她唯一的儿子后,她丈夫离开了。更恼恨的是,在兰佩辛苦将儿子养到四岁的时候,那个男人竟然毫不知耻地偷偷跑到幼儿园把她唯一的儿子、她唯一的精神支柱永远地带走了。兰佩跑到幼儿园质问园长,园长说那个男人告诉她是孩子父亲,就没有阻止,兰佩并没有提前跟幼儿园打招呼,园长自然没有堤防,园长亦是后悔不已。
   兰佩再没有理由去责备园长,她气得头脑发昏,身子一下站不稳了,晕坐在地上,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痛哭不止,嘴里不停地在念叨:我的儿啊,你走了,你让妈妈该怎么活下去啊!妈妈好想你……
   痛哭以致晕倒的兰佩是被园长送回家的,之后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她和那个男人没有任何联系,不知道他把儿子带到哪里去了。因此每天她除了披头散发地发了疯似的满大街寻找儿子,没有别的任何办法。她手中拿着照片,见了人就抓着问: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儿子,有没有见到我儿子……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兰佩知道寻回儿子毫无指望了,绝望得不再出门,每日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哭不闹,脸色苍白,没有任何表情,像一具行尸走肉。有时半夜起来,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房间里的窗台下。她拒绝说话,拒绝任何人,包括她的父母。她的父母每日在家里以泪洗面,他们知道再这么下去,兰佩必定会疯掉,他们唯一的女儿才二十多岁啊,就这么毁了,心中不甘啊!于是他们到处去寻找心理医生。
   他的父母带她到了另一个城市,租了房子住下来。再带她到心理咨询中心,一名心理医生说他们送来的及时,若是再迟段时间,便会患上抑郁症,最终导致神经失常,意思是:疯了。
   庆幸的是,经过心理医生半年时间的心理引导与调理,兰佩的精神状况一步步好转起来,又因换了新城市新环境,更有利于她病情的痊愈。兰佩父母眼见她的精神一日好过一日,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再过了一年,兰佩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与父母与周边人交流了。兰佩这一次的人生危机算是真正化解了。虽偶尔会在深夜想起前尘往事,但她的心不会再像之前那般撕心裂肺地疼痛了。
   兰佩是一个闲不住的女子。当她精神恢复后,知道父母为给她治疗心理病花费了家庭中大部分积蓄,觉得很愧疚,令父母如此担心,感觉自己太不孝。她想着该去找工作了,当她向父母提出这个想法时,父母开始阻拦她,但在兰佩不断地坚持下,也就同意了。他父母也希望她能够多出门交朋友,开启新生活。
   兰佩在大学时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她跑到城市最繁华的地带去看最新流行的款式,一两年的时间,她感觉自己与社会都脱节了,她必须好好地看看这个世界的变化。在街上看到一则应聘广告,是一个叫做“星美”的服装设计公司,招聘一名服装设计师,要求应聘者交一份服装设计稿。兰佩心中很激动,她立马跑回家,拿起稿纸拿起笔设计服装。
   兰佩的设计稿被“星美”服装设计公司选中,她顺利地进入公司工作。兰佩对待工作非常认真,常常为了设计稿而加班,不到两年时间,她便成了公司出色的服装设计师。两年时间里,她除了工作,经常大量阅读书籍,练习瑜伽,注重饮食与运动,性格变得很活泼,有一大帮年轻男女朋友,常常聚会唱歌,兰佩整个人充满了朝气与活力。父母看到兰佩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如此好,心中那块大石头才真正放下了。他们为了让兰佩彻底不再想起前尘往事,决定不再租房,到这座城市的某个小区买了一套新房,从此定居在这里。
   时光飞逝,转眼兰佩快到三十岁了,父母当然希望兰佩再恋爱,她的终生大事最让父母牵挂。但他们不想开口催她,怕她再次想起曾经经历过的那段痛苦时光,只把这些想法放在心里,一切顺其自然。
   兰佩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她的内心深处还是会惦记孩子。孩子是女人身上掉下的肉,没有哪个女人能做到忘记,她唯一期待的是能再看一眼自己的孩子,虽然她知道她这一生都不一定能见到,只能在心底留一份渴盼了。兰佩这些年在感情上比较空白,她一直不想结婚,因为日子过得很充实。
   世上无法解释的事情有太多,或许是前缘未尽,否则何来再重逢。这年夏天,兰佩的公司召开服装发布会,没想到的是会再次遇见乔清,兰佩也只是礼貌性地留了联系方式,根本没想过乔清会联系她。
   乔清约她到米罗咖啡馆见面,兰佩的内心有几个自己在不停地争斗,见还是不见?兰佩记得书中有一句话这么说的:回忆里的人是不能见的,见了,回忆就没了。毕竟她和乔清的爱情已经属于过去式了,还有见面的必要吗?兰佩看到乔清朋友圈更新的许多信息,他有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一切是那么地圆满。兰佩突然觉得上帝是不公平的,它赐予每个人的际遇竟是如此的不同,有的人一路风平浪静,与阳光相伴,而有的人注定波折坎坷,吃尽了苦头。谁也无法怨恨上苍,无法怨恨命运,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
   兰佩早也想通了,一生很短,活好每一个当下才是最重要的。过往不追忆,未来不彷徨。至于乔清只是她生命旅程中的一道风景,早已过去,见或不见,于兰佩而言并不重要,见或不见,结局都一样。曾经的恋人,见了,无非是让彼此徒增伤悲与烦恼而已,见了,是再次面对分离呢还是旧情复燃?这两种事态都很可怕。
   对于乔清的消息,兰佩的回答很含糊,没说见,也没说不见,只说自己工作很忙。乔清说等她忙完,希望能见她一面。兰佩再没有回任何消息。乔清为了能见到她,在这座城市逗留了很久。兰佩知道他一直在,内心虽有些慌乱,终究克制住了对过往的留恋之情。
   几天后乔清再次发来消息,说一直没等到她的回复,他打算离开了,如果愿意希望在离开之前见兰佩一面,下午3点会一直在米罗咖啡某卡座里等她。兰佩听说他要离开,心中漾起了些许波澜,又陷入了一阵迷茫。她搞不懂自己,见到他之后是否旧日情感在心底复燃,竟有些慌乱了。这些年她在这座城市打拼,日子原本已经过得很开心了,却突然间遇见昔日恋人,让她的思绪陷入了混乱状态。
   兰佩没有回一个字。她的内心依然没想好,依然在挣扎。但兰佩还是特意跑去理发店做了头发化了妆,下午两点上班,到了办公室后兰佩根本没有心思工作,不停地想着那天她见到乔清时的情景,她看了看时间,两点二十,她不停地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心乱如麻。最后终于忍不住冲下楼打了个车,直奔米罗咖啡馆。她心里暗自想着,这是唯一也是最后一次见乔清,此次分别后再不见面。
   兰佩进了米罗咖啡馆后,看看时间,离约定时间早了半个小时。咖啡馆的灯光幽暗迷离,室内传来一阵阵柔情忧伤的轻音乐,她冷静地找了一个很偏僻的卡座先坐下来,并不是与乔清约定的卡座。她知道,乔清肯定在约定的卡座里等她,但是她始终没有迈出脚步走过去。
   兰佩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轻轻地用勺搅拌着,心中波澜起伏。时间坐得越久感觉越沉重,兰佩听着室内传来的忧伤音乐,突然伤感起来,伏在咖啡桌上盯着那束白玫瑰发起了呆。她不停地看手机,时间指向两点四十,指向三点,又指向三点十分,兰佩最终叫了服务生买了单,悄悄起身离开了咖啡馆。
   兰佩坐在的士车上,掏出手机,给乔清回了一条消息:乔清,我来不了啦,祝你一路顺风!兰佩接着将手机关机放回包里,她的眼睛望向了车窗外,有风吹乱了她的长发,仿佛吹散了她心底的烦忧,突然觉得一阵轻松……

共 400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初恋是青涩的,也是美好的,更是令人难以忘怀的。兰佩婚姻不幸,还失去了唯一的儿子,精神几乎崩溃,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在父母的关怀下,在心里医生的疏导下,她才走出阴霾,重获新生,在事业上有了一定的发展。恰在此时,她偶遇了初恋的情人乔清。两人见面后,兰佩回到家里,回忆起这些年的不幸,在月光下痛哭了一场,她太需要有人爱了,可乔清已有家庭,有孩子。在乔清的一再邀请下,兰佩决定与他见一面。然而,在即将见面的那一刻,兰佩竟走出了咖啡厅,她不想去打扰别人的幸福。小说构思缜密,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饱满,采用倒叙、插叙的手法,将故事情节推向高潮。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8-21 15:26:58
  小说耐读耐品,挖掘了人性。
   感谢作者的分享,问好,遥祝秋安!
五十玫瑰
2 楼        文友:生命花        2019-08-21 16:28:23
  感谢五十玫瑰的辛苦编辑。小说是根据我大姨的一段经历改编的,她是神经失常的病人,她的孩子被他丈夫偷走了。但她一辈子没有走出过这段阴影。多数时候生活比小说更残酷。
威武的军人,是女人心中的英雄。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