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官网app-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大发快3官网app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抓住你 ,就像抓住了风(小说)

精品 【丹枫】抓住你 ,就像抓住了风(小说)


作者:河之舟 童生,503.6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54发表时间:2019-10-10 00:21:36

【丹枫】抓住你 ,就像抓住了风(小说)
   一
   开始的时候,她没想在这里等,车辆呼啸着从她的身旁驶过,带来的风把她虚弱的身子要刮倒似的,汽车排出的尾气,异常刺鼻。
   记得小时候,她最爱闻汽车排出的气味,那种略带芳香的感觉,令她陶醉,令她窒息。她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寨里,没有柏油路,交通非常不方便。她第一次见到汽车,是妈妈领她去赶集,她跟着妈妈,从高低不平的胶泥路,来到离村二十多里的柏油路,油光发亮的柏油路,在夏季,远远地看上去,像泼了一层水似的。一辆汽车从她身旁驶过,带来了凉爽的风,风过处,她嗅到一种芳香,那种淡淡的,诱人的气味,让她很长一段日子都十分怀念。后来,妈妈外出了,把她和三岁的弟弟抛在了家。想妈的时候,她就骑车带着弟弟,跑到二十里以外的柏油路旁,对着穿梭不停的汽车高喊:“妈妈——妈妈——”
   后来,她就厌烦了汽车的尾气,甚至,一闻到这气味就头晕。
   她适才屏住呼吸,很大一阵子才缓过气来。她来到转盘的一个台阶处,拖着绵软的身子,挪上去。转盘分三层,底层用圆叶片的草绿化,远看时非常碧绿,近眼望时,一些叶片已经枯萎,边沿处偶尔还有果皮杂物之类的东西。绿草已经不再是嫩绿鲜艳,在乡下野地里,特别是人脚走不到的地方,那种自然的绿,是多么令人心醉。然而,在这灯红酒绿,尘土飞扬之中,它又怎能一尘不染,洁身自爱。她弯腰捡拾一片枯叶,攥在手中,而后无奈地抛撒在地。她又拾阶而上,第二层种植的是冬青和黄杨,青黄之间形成了多种造型。站在这二层台阶上向远处眺望,心情仿佛开阔了些。她想他应该到来了,其实,她这次真的想把这孩子生下来。他却一再强调不方便,自己的懦弱让他卡个正着。自己几时是属于自己的,她有点搞不清楚。这时,手机响起了悦耳的铃声,她马上去看来电显示,等待那个熟悉的数字。她之所以把手机铃声设置得那样悦耳动人,纯粹是一种心灵的自慰,她想用这极小的空间梳理自己繁杂的心情。
   手机显示的号码,不是她最渴望的人,她接了,是月红。
   月红是她初中时的同学,和她不是一个村寨的,月红在校的名字叫桃子,月红是她的艺名。在外面混事都要有个艺名,一来是让人好记好叫,再则,就是一种遮掩,甚至是一种自我剥离,艺名要起得响亮,她的艺名叫婉儿。红尘乐苑有一个叫婉儿的,曾几时,客人泉涌到这里,全都是为了她。起初她没有悟到自身的价值,还有些腼腆。记得上学时她就是一个腼腆的小姑娘,后来,长大了,她出奇地比同龄女孩子长得高,发育得快,出落得水灵秀气。这一点,她仿妈。妈是寨子里出了名的美人坯子,为了开发这方面的资源,她早早地离开了寨子。她比妈妈离开寨子的年龄小得多,她是桃子将她领到这的。这里离她的寨子很远,月红说(她已习惯这样叫了,就像自己叫婉儿一样,原有的名字已经淡漠)这儿离家四、五百地。从这点看,她们还知道躲蔽羞涩。月红虽然比她泼辣,但没有她内秀。她就是在她顶红的时候认识他的。
   他有点不起眼,瘦瘦的身材,背有些微驼。他不爱说话,直抽烟,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烟雾缭绕。起初,她没有注意到他,和他一起来乐苑的两个男人都要比他耐看些。他不言语,听他们唱,看他们跳,他只顾自个抽烟。后来,她发现了他的主角角色。从两个人的言语和表情,都能映衬出他主人的位子。他那目光很阴,阴得她有时直想打颤。他不唱也不跳,一根接一根不停地抽烟。临走的时候,他掏出一大张,她要找他钱,他摆摆手就走。她木呆呆地看着他远去,感到拿钱的手在抖。
   再后来,他一个人来了,依然点她。他抽着烟,听她唱,全神贯注地听。直让她把嗓音都快练哑了,他说我们到街上走走吧,她不知怎的,竟然没有拒绝。
   他打开车门,她就糊里糊涂地上了他的车,车很舒服,她没有辨认它是什么牌子的。后来,她才知道那是辆跑车,要值好多好多的钱。车离开喧嚣的“红灯区”(所有的人都管这多家练歌房的地段叫“红灯区”),她回头看时,一片灯光闪烁的霓虹地带渐渐地缩小淡化。车拐了个弯,“红灯区”就彻底地看不见了,天已经很晚,街上几乎没有行人,这一带是开发区,只有高悬的两排路灯,还有点灵气。他边开着车边抽着烟,烟雾在车里盘旋着,而后进入她的鼻孔。她轻咳了两下,他顿时将烟掐掉。车继续向无人区驶去,她将车窗打开,风呼啸着涌进车窗,凉风吹得她打了个冷颤,他替她将车窗关上。这时,她忽然有一种恐惧,离开乐苑,她就像一根无根的草。她后悔没有告诉月红一声,或许,她该让她做个伴。孤独的车在路上行驶着,她真想让车停下来,至少也要问问他将向哪儿去?她没敢开口。她很少外出,就是外出,也是陪月红一起的,怎么竟然忘记叫月红。她隔着车窗向外看,试图找一点生灵的印迹,路两旁是田野,高高的玉米棵子藏着夜的神秘。这时,远远地来了一辆车,她的心顿时怦然跳动起来。一种欲念唤起她多种逃脱的构想,她谋划着,对面的车一到来,她就跳下去高喊救命,她忽略了车行进的速度。她的手不自觉地抓住了车门的手柄,这一点,他好像没有觉察。迎面的车越来越近,灯光忒亮,两旁的绿化树和田野,被一扇一扇地划开。她看清了是辆出租车,握柄的手心潮了,她设计着冲刺的方式,一瞬间,她为自己的设想而欣慰,甚至有点绵绵的感觉。就在这时,对面的车倏然掠过,她的手心攥出了汗。夜的黑一下子又扑了过来,只有两盏幽灵般的灯探索着前方夜的渺茫,她失望地眯上了眼。
   她几乎是被他叫醒的。原来,失望和恐惧都会被睡眠来代替。她打开车门走下来,看到了一个转盘,转盘的四周已经开始林立高楼。高楼里间或有窗亮着,亮着的地方就有人。这显然是个居住区。她禁不住抬头看看他,他已将车停放好。他说跟我来,然后向转盘走去。转盘的中心高高地竖起一盏灯,像倒置的莲花盘似的,光线不强,却射得很远。她凝望着它,期盼它将自己吸起来,那样她就会飘在空中。她有许多飘起来的想法,起初是在梦里,她的双臂从大堤上,从高树上振颤着腾空跃起,越过田野,越过河流,渐渐地追逐一朵朵白云。这种想法往往发生在她迷茫的时候。她想她在寻找着一种逃避,一种说不清的自慰。转盘四周的居住区不够繁华,甚至一个角还是个大坑,稀疏的楼房在不远的视线内消失。他忽然说你向远处看一看,她就向远处看,远处的灯光在极处蜿蜒着蛇向左前方。他又说其实什么都不是,就像这灯毫无目的地向四处射散,有些温柔,又有些凄凉。她抬头看看高高的那盏灯,又看看他,他使劲地抽了两口烟,将余剩的部分抛向远方。他说有时我真想躺在这转盘上倚着这高高的灯杆睡过去,什么也不想。她从他的音调里听出了他的迷茫。也许就是这种迷茫迎合了她的凄楚,她反复地思考着这个问题,答案就在这转盘,在这高高竖起的灯里。
  
   二
   月红走过来的时候,她几乎倚着灯杆睡着了。月红说他呢,她回道还没来。月红使劲地将她拽起来,略显生气地为她拍打着臀上的尘土。月红说你不能这样,尤其像我们这样的人更不能这样。月红说着说着自己眼里也噙满了泪,她其实也想流泪,可是怎么也流不出来了。最初,她是很善于流泪的。她从小就出落得水灵而娇嫣,娇嫣得像从玩具店买来的洋娃娃。
   那时,家里开着一间杂货店,父亲从远远的地方把货进来,妈妈站在杂货店里,像一幅走动的画,吸引着村里的男人,纷纷来到店里。姥姥家里穷,妈妈就是奔着这间杂货店才嫁给爸爸的。妈妈能嫁给爸爸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爸爸还有一张较好的容颜。她至今还放着爸妈的结婚照,照片虽已泛黄,但父亲的英姿依然尚存。后来,父亲就变得沉默了,一张清瘦的脸,拖着两只无神而又塌陷的眼。那时,妈妈这棵生长在乡野的狗尾巴花,正在一天天绽放她的美丽,她要将这种美丽释放到更广阔的空间。再后来,妈妈就不让爸爸进货了,她不停地埋怨爸爸没有眼力,进的货种陈旧。爸爸确实不如妈妈的眼力,当妈妈从城里将新鲜而时髦的货物进到店里以后,很快就被抢空。妈妈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城里的所见所闻,成了这偏僻村落文化传播的种子。妈妈在城乡间不停地奔波,她的兴奋已经达到了极致。妈妈的衣着和发型越来越洋气,她开始厌烦这偏僻乡寨的低俗,厌烦一双双对她射散异样的目光,她渐渐觉察到这个村寨的渺小和穷塞。终于,有一天,妈妈离开了,她到一个她认为属于她自己的地方去了。爸爸起初是想拦住妈妈的,然而,那间门店太小了,根本就圈不住妈妈的视野。爸爸起初还规劝过妈妈,用村寨千年不变的男人训斥女人的办法。然而,他太低估自己的女人了,准确来说这个女人的鼻梁早已超过了自己的睫毛,妈妈想从这里飞走,谁也难以阻挡。就像当初,这间富有魅力的门店将她从一个贫苦的家庭吸引到这里一样,一个更大更广阔的世界,又将她从这间曾令她兴奋喜悦又促使她走向未来的门店迈向远方。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感觉自己也潮湿了眼眶。自己本来不该想母亲的,她曾经发过誓,一辈子不想这个狠心的女人。然而,母亲毕竟是母亲,她不可能摆脱这种亲情的挂牵,每当自己心情难过的时候,她首先想到的还是母亲。母亲出走以后,一向温和的父亲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打骂她和弟弟,他将对母亲的怨恨,一股脑地撒在他们姐弟二人身上。门店关门了,那唯一支撑他们日常经济的门路被堵塞,她的优越感不复存在。她开始怨恨自己的母亲,因为这一切都是因她出走的缘故。她拉着三岁的弟弟走到柏油路口,望着左右奔驰的车辆,渴望母亲从车上走下来。有时,她就这样一等就是半天,将心里积压的怨恨变成那渺茫的希望。奶奶来了,扯着她的手,不停地嚷求她回家。妈妈走后,奶奶成了她和弟弟的心灵慰籍,常常从暴怒的父亲巴掌下将他们救出。奶奶说父亲你不能这样,不能为一个女人毁了整个家。然而,父亲已经无法挽回,他打孩子的时候,拳头落在了阻挡他的奶奶的身上。父亲疯了,父亲要去找妈妈,他说他一定要将他的女人找回来。终于有一天,父亲外出没有回来,他这一去,从此,杳无音信。
   月红将她搀起来,月红说要不就别等他了,这样不守信用的男人等他干啥。她却有些执拗,她相信他会来的,他也许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然他会准时来到这里的。这一次她真想将孩子生下来,她渴望要一个孩子,她想有了孩子自己就成了妈,有孩子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那样,她不论遇到什么事情,甚至死亡她都不再姑息。然而,她这种想法没有一个人赞同。月红说你不能犯糊涂,你才十八岁。月红遇见她的时候,她就是那样地卷缩在一个墙角。月红惊讶地发现了她,那时她才十六岁,已经挺起了肚子。月红说这不是仙子吗?她在学校的时候,有个响亮的雅号叫仙子,也许是因为她漂亮的缘故,有人就喊了她仙子,起初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仙子,就像上年级的一个女生,身材娇小而又活跃,常常裹着一件红红的外衣,就有人给起了个“小辣椒”的雅号。后来,男生们齐声喊她,还打着号子“一、二,仙子;一、二、仙子。”她起初为这雅号十分地烦恼,后来,大家叫惯了,她也默认了这个事实,甚至觉得,这个名字也没什么难听的,仙子就仙子吧,起码比自己的名字还亮些,就像到乐苑后她又起了个婉儿一样,她渐渐地淡忘了最初的名字。月红将她拉起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肚子,月红在她上一班,却对她有所熟悉,这大概是因为整个学校都知道她是仙子的缘故。仙子隆起了肚子,这似乎是天经地义。月红虽然不叫仙子,但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她就是那时知道月红的,月红当时也不叫月红,叫桃子。月红没有像仙子一样响亮的名字,她淡忘是正常的,月红是她上初中以来被学校开除的第一个学生,没想到她竟然步了月红的后尘。她记得月红是与社会上的混子在一起,将自己推到被开除的地步,那时候,整个学校的女生都为月红感到羞耻。如今,自己也被开除,但是她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什么。她与温言纯属感情所致,这一点她认为终生都不会后悔,直到双双被学校开除,她都为自己的爱欣慰。她与他相拥在一起,虽然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样走,但是,那种甜蜜的温馨依然笼罩着她。他模仿着成人的样子,要承担对她的一切,那时,她也感到有了爱别的什么都不用谈了。温言将她领到他家,把一切都告诉家人,温言的父母一下子傻了。他们望着两个不该沦落到这种地步的孩子,一下子没了主张。他们问她的家庭情况,她摇摇头。她说她没有家,她的妈妈跑了,爸爸疯了,年迈的奶奶勉强照看着自己的弟弟。温言和她不在一个村,他父母要叫她的奶奶商量这事该怎么办。她生气了,都已经是你们家的人了,干吗还要这样。她开始怨恨温言,这个毛头孩子此时才知道自己犯下一个弥天大祸。他开始哭了,哭得很孩子,他还不是个男人,在和她相处的日子里,他模仿着大人说了很多甜言蜜语的话,心里的确也是那样想的,但是,经过父母再三劝解,他渐渐明白了自己的幼稚。他开始做她的工作,要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气疯了,心里忽然像塞了块冰。在他家躲藏的这段时间,她已经感到一切该要发生的事情。她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没想到他的底线也被突破。她已经别无选择,拿着他们家给的手术费走了。她说不用他管,做了手术后,他们就没有关系了。她怅然地哭,哭得泪水涟涟,哭得像秋天的雨。他说要陪她去,她拒绝了,她不想再见到他。她走了,独自一人飘泊他乡。她其实压根没想到要做掉肚子里的孩子,她想把他生下来。自从爸妈走后,她的心就变得孤寂而凄零。她内心的话不知道该向谁倾诉。如今,她的肚子里有了一个生命,一个由她创造的个体。她就将肚子里的孩子看做是她最亲近的人。她开始抚摸着肚子与孩子对话,细心地节省着钱在网吧里度日。她没有想以后的事。她想既然让她以人的个体存在,就会给人以生存的办法。后来她才知道,她的想法有多么荒唐。月红让她看了一个网吧女孩将孩子生在厕所里被溺死的报道。月红发现她时她真可怜,月红说你必须拿掉肚子里的孩子,只有这样,你才能以青春女孩,拥有你自己的天地。

共 17724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作者为我们讲述了一位像天仙一般漂亮女孩的凄凉故事!故事采用倒叙的手法,开篇就是这位艺名叫婉儿的歌厅卖唱姑娘在路边等待她的情郎,她才十八岁,肚子里已经怀上了情郎的孩子,而情郎是一个赌徒,他们刚认识不久!而情郎也不是婉儿的第一个男人,婉儿也不是第一次怀孕!这样说来,婉儿一定不是什么好女孩吧?一定很脏吧?其实,婉儿不仅漂亮如天仙,也纯洁得如天仙!小说就在婉儿焦灼地等待中,娓娓道来一个令人心碎令人心疼令人惋惜令人渴望婉儿有个圆满结局的期盼!原来,婉儿在读初中的时候就出落得貌若天仙,她仿妈。妈就是寨子里出了名的美人坯子,妈妈因为爸爸开着一个小杂货店就嫁给了爸爸,后来妈妈嫌弃爸爸不会经营就接受了杂货店生意,因此妈妈看到了外面更大的世界,丢下婉儿和弟弟还有爸爸和奶奶远走高飞了!从此爸爸像疯子一样在两个孩子出气,弟弟就躲在奶奶的羽翼下苟且偷生,婉儿就躲在学校里苟且偷生。因为她的漂亮大家送她一个绰号就是“仙儿”,打仙儿主意的男生多了去了,男生因此争风吃醋,一个叫温言的男生因为挨打被仙儿爱怜,他们就在芦苇荡里偷吃了禁果,十六岁的仙儿怀孕了被学校除名了,而温言的父母要唤仙儿的奶奶来说事,仙儿不同意,她为温言的退缩伤心落泪,但他们毕竟都还是孩子,仙儿拿了温言父母给的打胎钱像自己的妈妈一样远走高飞离开了家乡。她不想打胎,她一心想把孩子生下来,她要用肚子里的孩子来安慰自己孤独的命运!当同样是被学校除名的同学月红在街头墙角发现仙儿的时候,不仅救下了仙儿,还给仙儿上了人生一课,立即陪她去医院堕胎,化艺名叫婉儿和月红一起在歌厅卖唱。不久,婉儿就遇到了她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她对这个男人一无所知,才见过几次面却懵懂地上了他的车,跟他去到一片树林子里,见识了那里是一个隐蔽的赌场,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成功的赌徒而已。偏偏这次赌场被公安发现前来抓赌,这个男人拽着拖着最后背着婉儿躲到一个坟地暂时逃过一劫,婉儿与这个男人在他买下的房子里同居了,这个男人告诉婉儿,原来他也是一个孤儿,父亲因为官场腐败被抓入狱,妈妈扔下他跟别的男人跑了,他就流浪街头,被“大姐”收留混成了赌徒。后来,婉儿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个男人特别高兴,还将自己这套房子过户在婉儿名下。后来,这个男人再次参与赌博和“大姐”一起被抓了!婉儿最终等来了这个男人的电话,男人告诉婉儿,他在看守所里交代了一切,他说幸亏抓赌的来得及时,不然就真的没命了。他说他没脸见她了。她说你不必这样,我们还有孩子,只要你好好的,什么都不必再说了。他说他决心戒赌了,他已向公安写了保证书。他又说,这次,反倒成了好事,他跟“大姐”的事清了,他可以痛痛快快地跟她寻找那铺满金子的地方。她不住地“嗯嗯”,眼泪从眼眶里流到了腮颊上。小说构思精妙,结构严谨,人物栩栩如生,故事曲折感人,富有深远的教育意义!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011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10-10 00:22:34
  小说构思精妙,结构严谨,人物栩栩如生,故事曲折感人,富有深远的教育意义!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陆屿璠        2019-10-11 22:10:36
  抓住了风,就像抓住了空气,看似个机会,可是终究还是会在指缝间走漏的。不幸的家庭造就了一个人不幸的命运,好文大赞。
3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10-11 22:28:26
  恭喜老师文章荣获江山精品,期待下一篇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